服务支持

暖通问题找博容

  • 12年创业,帮扶数千家暖通公司
  • 36项暖通发明专利
  • 双项产品获地暖界“奥斯卡奖”
  • 技术培训
  • 标准化系统方案

产品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郑州博容节能科技有限公司

解决系统问题  系统解决问题

招商热线:400-600-5679

官网:www.bonrun.com

地址:河南省郑州大学科技园

公司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 服务支持 > 公司新闻 >

「供暖系统漫谈」“煤改气”炒热了壁挂炉,害惨了壁挂炉行业

时间:2019-04-08    来源:博容节能    阅读数:
导读:2月26日,在广东采暖热水炉商会的年会上,“煤改气”还是一个热点,但这种热点不再是前两年大家关注的如何在“煤改气”中分一杯羹的热烈,而是面对“煤改气”运动造成问题善后的探讨,以及“煤改气”后行业发展问题的思考。借用某位厂家朋友的话,“煤改气”炒热了壁挂炉,害惨了壁挂炉行业。
 
第一章:缘起
 
2013年9月10日,国务院发布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方案》(“大气十条”),明确提出五年内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,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;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%、20%、15%左右。
 
2017年是“大气十条”的第一阶段考核年,因此“煤改气”在2017年加速推进,中国迎来了影响整个壁挂炉行业发展的轰轰烈烈的“煤改气”时代。
 
居民端,京津冀农村地区全面开展“村村通,‘煤改气’”工程。《京津冀2017~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》要求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南6省市完成“煤改气”与“煤改电”改造合计355万户,并将改造任务分配落实到省。
 
 
除民用端外,工业端的“煤改气”也在同步进行。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要求,2017年10月底前完成小燃煤锅炉“清零”工作,全面淘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。
 
第二章:风暴
 
2017年5月,财政部、住房城乡建设部、环境保护部、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,决定开展中央财政支持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工作。试点示范期为三年,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标准根据城市规模分档确定,直辖市每年安排10亿元,省会城市每年安排7亿元,地级城市每年安排5亿元。
 
各地“煤改气”补贴政策纷纷出台,2017北京农村“煤改气”政策:最高补贴1.2万,其他各地纷纷上马补贴政策,比如廊坊安次区“煤改气”补贴项目和标准:包括管网建设费、设备补贴费、取暖衤贴费等,合计每户14000元。
 

 
一边是胡萝卜一边是大棒子,两手抓两手都要硬。
 
如2017年9月25日,西安市未央区在治污减霾检查中发现,长庆未央湖学校一台停用燃煤锅炉未拆除,遂现场督促未央湖街办,连夜组织人员、机械进行拆除。注意两个关键词:停用燃煤锅炉、连夜组织拆除。
 
可谓执行政策不留死角,雷厉风行。
 
在很多地方的农村里,村干部组织人员挨家挨户入户检查,发现煤炉立刻拆除,发现燃煤立刻拉走。
 
 
在此期间煤改区域每天都在发生难以计数的类似强制措施,政策雷霆不留死角。
 
各地政府都着力加大“煤改气”的实施力度,自加压力设定指标,使得部分地区“煤改气”规模远超目标。
 
以河北省为例,2017年共完成农村“煤改气”“煤改电”253.7万户,其中“煤改气”231.8万户,远超年初制定的“煤改气”“煤改电”180万户的总目标,超额40%完成改造任务。
 
第三章:狂欢
 
在此背景下,中国壁挂炉行业迎来“千年一遇”的狂欢盛宴:2013年到2016年销量在140万台到160万台左右徘徊,但是2017年猛增到460万台,几乎同比增加300%。
 
这是一段让壁挂炉行业朋友睡觉都能笑醒的日子:客户拿着钱堵着门请着客哭着喊着要供货,工人天天加班加点生产出来多少就能卖掉多少,各地招标文件像雪片一样飞来,很多厂家像打仗样派岀最精干的力量常驻重点区域,天天和招标的领导、落地的村长们腻在一起,谈笑间订单纷至沓来;当订单多的做不过来的时候,为了赶工程不得已断掉零售渠道的货一一别怪我们,你们一年卖那几百台,一个煤改定单就顶你十年销量,孰轻孰重心里还没个数么?各个厂家老板发愁的不是销售,而是如何面对那些拿着钱催货的客户们,凡是库里有点存货的厂家都成为香饽饽,历年库存瞬间清空。
 
然而,工厂最着急的事不是销售,而是配件不够用,于是配件厂家迎来万年一遇的良机一一壁挂炉厂家老总、副总纷纷出马,满面笑容的拜访,目的就是这个月能否给多供应一些配件,钱好说,价格好说。我的天呀,做了一辈子孙子的配件厂家突然变成“爷”了,当“爷”的滋味真XX爽。
 
不但产品供不应求,而且连多年库存清光,甚至连原来的残次品也变成香饽饽,有多少照单全收。
 
这种极度的幸福让有些初次当爷的配件厂终于威风了一把,有人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壮举:孙子们要货么?第一涨价,第二拿现金来说事。不高兴?爱高兴不高兴,你不买到一边去,后面排队的过来。
 
这一年的狂欢让壁挂炉行业和配件行业信心暴涨,为了迎接后面的滚滚福利,壁挂炉厂家纷纷扩产。不是壁挂炉行业的大佬们迫不及待地扑进这里,短短一两年壁挂炉厂家从一百多家暴涨到三百多家,到了2018年末,数家企业产能超过100万台。据统计,中国壁挂炉行业产能超过2000万台,更有数不清的老板们扑进做“爷”的行业一一配件厂,火力全开的产能已经无法详细统计了,大家都怕错过这班豪华班车。
 
第四章:攻坚
 
相比生产而言,另一个战场更令人着急:有的县城一年突击安装十万台的壁挂炉,壁挂炉可以通过流水线制造出来,不过是加个班的事,到哪里去找那些能够安装壁挂炉的专业施工人员呢?于是只要能够招来的工人,不管原来是做什么的,只要经过一个短期培训就火速上战场,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安装大战中去了。
 
 
然而一种不安的情绪也在壁挂炉厂家中逐渐蔓延......
 
这种大干快上的方式留下了很大的隐患:安装不规范导致壁挂炉故障率暴涨,很多用户为了降低成本,简单的将原来的燃煤炉子拆除后就接上壁挂炉,原有的采暖末端中的铁锈杂质很快造成壁挂炉堵塞;用户不会操作高大上的壁挂炉;甚至壁挂炉的排烟都直接排在屋內,或者烟管不够长的时候接上一个铁皮管道延长…不少人私下里说,这样做一定会出事,只是不知道被谁赶上而已。
 
“煤改气”还带来了对厂家原有渠道的冲击:很多厂商原有渠道经销商,但是这些渠道经销商未必有能力承接“煤改气”项目,为了在“煤改气”里面分一杯羹厂家只好另寻合作伙伴,甚至为了保证“煤改气”的货源对经销商断货,多年建立的合作关系毁于一旦。
 
第五章:“气荒”
 
2017年的冬季如期而来,伴随着寒冬而来的还有“气荒”。
 
按照政府的统一规划,很多煤改区域燃煤锅炉拆除了,煤炭搬走了,但天然气却没有接通,当严冬到来的时候却不知道长夜漫漫如何度过。
 

 
“气荒”猛于虎:
 
在河北曲阳县,多个乡镇的乡村学校未按时供暖,学生在寒冬的操场跑步取暖,或在有阳光的室外上课,因为“太阳底下比室内暖和”......
 
河北大学附属医院,被燃气公司限气后,院方不得不起草一份向保定市政府求助的文件,称“燃气公司限定的燃气量明显不能满足医院的用气要求,一旦限气手术无法正常进行、患者生命难以保障、病患衣物无法消毒,将会产生交叉感染及传染病爆发”。
 
2017年,华北地区出现比往年更严峻的“气荒”,11月中旬时,北方的天然气价格还是4000多元每吨,而北方进入供暖季之后,天然气价格就开始飙涨,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液化天然气价格就突破万元!
 
根据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发布的信息显示:2017年12月18日,LNG最高接收价格已经涨至1.2万元/吨。天然气涨价潮向全国蔓延,其中,银川、北京、河南等部分地区加气站LNG售价也突破10元/公斤,就连江苏部分液厂LNG吨售价也突破万元!
 
河北省发改委能源局综合处副处长梁义科在2017年12月11日的座谈会上坦言,河北省2017年采暖季天然气的需求量将达到约82亿方,与此前落实的65亿方气源存在17亿方的缺口。。
 
 
随着天然气的供应紧张,价格上涨,车用加气站也出现气荒,导致不少地方出现用车“荒”。如当村的榆阳区部分停车场、运煤专线附近便停满LNG燃气车,而信息部却为调不到车急得焦头烂额。
 
 
工业用气自然要往后靠,先保证不冻死人再说。
 
如河北省的一个生产纸箱板和包装纸的工业区,那里所有生产纸箱板和包装纸的企业都被政府强令要求进行了“煤改气”,总需求量达每日20多万立方米(相当于1万个农村家庭采暖的用量)。这些企业因为“煤改气”,热力成本翻了一番还多;“气荒”危机发生后,管道气供应断了,被迫采用液化天然气,气价又翻了一番多;最后连液化天然气也买不到了,被迫停产;因为停产损失太大而使用高价液化天然气继续生产的企业,则被戴上了与民争气的罪名,成为“气荒”的替罪羊。
 
 
另一个严峻的问题也在频频发生:多起“煤改气”的工业项目岀现爆炸事故!2017年12月19日9时15分左右,山东省潍坊市的日科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年产1.5万吨塑料改性剂(AMB)生产裝置发生爆燃事故,造成7人死亡、4人受伤。另一方面居民采暖用气也岀现爆炸事故......
 
面对种种乱象,环保部紧急发函,叫停“煤改气”,宜煤则煤、宜气则气。至此,轰轰烈烈的“煤改气”运动宣布告一段落。
 
第六章:一地鸡毛
 
“煤改气”被暂时叫停,但是“煤改气”对壁挂炉行业的影响远远没有终止。
 
2018年到了的时候,更是大家甩开膀子大干的时候,春节刚过火力全开,财大气粗的做库存,不够粗的扩产能,都准备着再捞一把。然而望穿秋水的“火爆”并没有如期而至,反而是感觉到阵阵寒意:客户不再拿着现金求购反而开始讨价还价,各地煤改项目招标迟迟不见动静,新上的生产线只能产生库存,大家隐隐开始了担心,这一年是否能重现辉煌呢?
 
 
答案已经明确,先看一下相关数据2018年壁挂炉销售迎来大跳水,从前一年的550万台猛跌到270万台,预计2019年310万台,2020年360万台。
 
与之相对的是国内壁挂炉行业生产许可证超过300张;行业总产能超过2000万台;到2019年初壁挂炉库存估计在110~200万台之间,如果按照2019年310万市场销量计算,消化完库存只有100~200万台的产能空间,如果除去国外品牌100万台,国内壁挂炉厂家几乎可以不用生产就能满足市场需求。即使按乐观的估计,国内还有100万台空间,按2018年前十名销量占总销量64%比例计算,他们至少占据60万台,剩余40万台由近300个品牌瓜分,平均销量一千多台,这是不可能的现象。因此2019年必然会有大量壁挂炉厂家倒闭,能够活下来的也会步履维艰。
 
与此同时那些刚尝到当“爷”滋味的配件厂家,再次跌落到尘埃中,和他们一起跌落的还有去年火线加盟难兄难弟们。吃过“煤改气”蛋糕的壁挂炉厂家重新开始坐下来研究如何布局渠道,如果获得南方市场客户的青睐。更多刚成立的壁挂炉厂家老板面对巨资投入的生产线长吁短叹。
 
“煤改气”这个政府主导的雷霆行动,仅仅一年时间就这样给行业留下一个背影,还有一地鸡毛。
 
总结:步入2019年,目前的壁挂炉市场看似不容乐观,但人们对提升生活品质需求始终没变,而迫着天然气的持续推广与管网建设不断延伸,以及三四线城市的广阔空间,未来的壁挂炉市场仍大有可为。且受“煤改气”的影响,优质高效的产品更将备受消费者的推崇喜爱。当前企业更需做好自己,以诚信赢嬴得市场,以质量铸造品牌,如此才能嬴战未来,我们也相信,在各企业的共同努力下,壁挂炉行业会迎来更好的明天!
 
《供暖系统漫谈》系列文章由博容申国强原创,首发于《舒适家居》月刊!
 

地暖混水系统地暖温控器地暖分水器散热器温控阀

电话:400-600-5679  地址:郑州市电厂路大学科技园东区16号楼C座7层

郑州博容节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0001383号

公安备案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447号